今天是2023年01月29日,欢迎您访问中国社区发展网!

中国社区发展网

甘肃俩落马县委书记的“合作”计划:在各自辖区关照对方弟弟

“两个县‘一把手’互相照顾对方弟弟的事情,不久就传了出去,释放出的恶劣影响是可想而知的。”

1月8日晚间,电视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第二集《政治监督》披露了甘肃省镇原县委原书记李崇暄案的审查调查情况。

甘肃省镇原县属于陕甘宁革命老区,位于黄土高原的沟壑之间,由于区位偏僻、交通不便、干旱缺水,长期是国家级贫困县,2020年底才宣布“摘帽”脱贫,是甘肃省最后一个脱贫的县。曾在这里多年担任“一把手”的李崇暄,2021年3月被甘肃省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李崇暄,从2009年到2020年历任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县长、县委书记。主政镇原的十多年间,他重点谋划的是自己和亲属的利益。李崇暄上任后主抓的首个重大工程,是新建镇原第二中学,这也就成为了他首个收受巨额贿赂的项目。请托他的人是另一个县级“一把手”,华池县县长张万福,他也于2017年被查处。

澎湃新闻注意到,张万福后出任华池县委书记,庆阳市委常委、华池县委书记。

李崇暄说,“张万福是镇原人,我正好到镇原当了县长,他到华池当县长,明确提出来要关照他弟弟进一步发展,然后说了一些具体的县里大的工程。”

和李崇暄打过招呼后,张万福的弟弟张万寿很快就带着一个水果包装箱登门拜访李崇暄,里面不是水果,而是一百万元现金。张万寿回忆,“他说他知道了,你只管直接报名就对了。我报名就中标了。”

李崇暄则说,就是给主管部门或者分管的副职安排,一个电话就是这样子,一般情况下县长跟部门打了招呼都能竞争上。

镇原二中项目仅仅是个开端,事实上,李崇暄和张万福商定了一个长远“合作”计划。李崇暄也有个弟弟,名叫李崇刚,也向哥哥提出想做点工程。于是李崇暄兄弟和张万福兄弟结成了一张特殊的利益网,两个“一把手”在各自辖区内相互“关照”,帮对方的弟弟承揽工程。张万福的弟弟刚拿到镇原二中项目,李崇暄的弟弟就拿到了华池县职业中专综合实验楼项目;这边张万福的弟弟中标了镇原县一条城市道路建设项目,那边李崇暄的弟弟就中标了华池县一个职工安居楼项目。双方你来我往,通过这种“异地交换”避人耳目。

李崇刚说,在镇原这边干项目的话,社会反响比较大,不太好,当时这样考虑的,到那边干目标比较小一点。

“华池我有几个朋友,就说是(李崇暄)他弟弟在华池干着呢,张万福的弟弟是在镇原干着呢。有的人心里想,咱没有那个哥对不对,没有熟人没有关系你就拿不上(工程)。”张创奇是镇原县做工程的老板之一,听说这件事后,他开始托关系向李崇暄行贿多次,共计185万元,也拿到了滨河路建设、教育局大楼等多个工程。

澎湃新闻注意到,2022年7月7日,兰州新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镇原县委原书记李崇暄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兰州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李崇暄在担任甘肃省镇原县县长、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揽、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币共计3401.5万元。被告人李崇暄另有1913.5641万元的家庭财产无法说明来源。提请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专题片透露,从2009年到2013年是李崇暄收受贿赂的高峰期,当时镇原县河道治理、水利建设、安居工程、汽车客运站、城乡道路等多个政府投资类项目中,他都打招呼、下指令,强行干预,使得正常决策和招投标程序被架空。他权力任性的背后,也反映出当时对“一把手”监督的严重缺失。

“一把手”如果失去监督制约,带来的恶果是方方面面的。李崇暄靠“一言堂”推进的一些项目,不顾实际情况,不听民声民意,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资金浪费和经济损失,也直接侵害了群众利益,全县大规模苹果栽植项目就是其中之一。专题片称,2009年到2013年,李崇暄在全县强行连片推进苹果栽植项目,甚至一些地方迫使农民铲除小麦青苗改种苹果。轰轰烈烈大规模栽种后,没有后续跟踪管理和技术扶持,农户遭遇病虫害、技术不足、水源缺乏等种种困难,致使全县投资一千多万元栽下的八万多亩苹果树,砍的砍、烧的烧,如今只剩不到十分之一,曾经连片栽植的村庄如今只剩下零星几棵苹果树。

位于开边镇的农业示范园区,是另一个失败的“政绩工程”。2012年,李崇暄拍板选址在这里兴建这一项目,首先考虑的是方便上级领导检查。

专题片提到,在建设标准上,李崇暄脱离当地实际追求大规模、高标准,在公路沿线流转土地500亩,投入财政资金近1000万元,新建两百多座温室和钢架大棚。结果建成后,很少有人来承包经营,只能强压给镇政府和村委会接手维持,供上级检查。到如今,园区蒿草丛生,大部分设施破败闲置,好好的土地长年荒废,让当地农户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当地村民无奈,这原来都是丰水地、水浇地,原来我们这地种小麦,六七百斤小麦还是有保证的。现在就是荒着,那咋能不心疼呢。这地我们种了多少年了,再心疼也没办法,有啥办法呢?

(记者 钟煜豪)

上一篇: 抚州原市委书记肖毅包庇“矿企”,16万台“矿机”每天运行占全市用电10%
下一篇: 受贿2.34亿余元,刘彦平一审被判死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