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3日,欢迎您访问中国社区发展网!

中国社区发展网

白求恩——不曾远去的英雄

 

编者按:白求恩精神研究会是1997年6月经国家民政部核准注册登记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市民政部部管社会组织综合党委第七党建工作站片区部管社会组织之一。自成立以来,白求恩精神研究会紧紧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和医疗卫生工作改革发展实际,广泛开展学习白求恩、弘扬白求恩精神的活动,组织开展公益事业,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良好医学人文环境和医德医风环境,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作出了积极贡献。

今年是白求恩大夫诞辰131周年,也是毛泽东同志发表《纪念白求恩》82周年,此时重温白求恩在中国的岁月,对于纪念白求恩和弘扬白求恩精神的时代意义是非常必要的。

白求恩与中国的缘分

诺尔曼·白求恩从1938年1月8日援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至1939年11月12 日逝世于唐县黄石口村村民邱峻星家北屋,整整674个日夜里,他在中国战场上完成手术两千余例,献血五次,使数千伤员转危为安。他步行和骑马上千公里,用行动告知中国同行,“医生的岗位在前线”。他的手术又快又好,几乎每次抢救都是通宵不眠。在齐会战场,他创造了69个小时完成115例手术的奇迹。白求恩曾坦然说道:“前线就是刺刀见红的地方,那里每一刻都会成为人生的最后一刻。”一位美国记者惊叹道:“白求恩几乎爱上了死亡。”

白求恩热心指导中国战地医疗事业。建立比较健全的医疗体制,培养一大批医务人员,撰写适应中国需要的医学教科书,包括《游击战争中师野战医院的组织和技术》《移动的伤员急救系统》和《战伤治疗技术》,还撰写了《移动的伤员急救系统》和《战伤治疗技术》等著作,促进革命根据地普及基本医务知识、提升医疗水平。他还因地制宜发明了一些土洋结合的医用设备。至1939 年3月,白求恩走遍了冀中军区的六个分区,巡视了各个后方医院。

1939年10月底,白求恩在给一位头部化脓的战士手术时,由于没有手套,污染物渗进了他的伤口,细菌感染转为败血症,危及他的生命。11月12日,诺尔曼·白求恩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逝世。11月15日,消息传到延安;1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举行追悼白求恩大会;12月21日,八路军政治部、卫生部编纂《诺尔曼·白求恩纪念册》,毛泽东主席为此写了《学习白求恩》一文,后来正式发表时改为《纪念白求恩》。

《纪念白求恩》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写下的著名的“老三篇”中的一篇,在我党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其中《愚公移山》讲的是共产党干革命要依靠谁的问题;《为人民服务》讲的是共产党干革命为了谁的问题;《纪念白求恩》则讲的是全党全军要学习谁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问题。

习近平同志在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曾告诫领导干部:“老三篇”是我们共产党人的“道德经”和座右铭,它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2017年8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所在党支部组织生活会时再次讲到:“希望大家做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榜样是谁呢?就是时代楷模张思德、白求恩、焦裕禄、麦贤得。”

如何认识榜样白求恩?

这四句话或许可以给您以启示:他是最具世界影响力的加拿大人;他是极富传奇色彩的战地医生;他是备受争议的历史人物;他是需要重新认识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

最具世界影响的加拿大人

白求恩在北美、欧洲、亚洲、大洋洲、甚至遥远的非洲都有深刻和久远的影响。有关他的书籍被译成20多个国家的文字。加拿大第26任总督伍冰枝女士说过:“他的名字不仅为更多的加拿大人所熟悉,而且具有世界意义。他是二战以来,给加拿大带来世界影响力的重要人物,他的国际主义已为世界所公认。”宋庆龄也评价道:“白求恩属于加拿大、西班牙和中国,在更广泛意义上,他属于一切被压迫民族和人民。”

在许多中国人眼中,白求恩就是加拿大人一张无形的名片。30多年前,中国一位访加学者在一个加拿大青年的背包上写下“我来自白求恩的故乡”。这个背包使得青年在周游中国时,受到异乎寻常的欢迎和热忱的帮助,他感慨地说:“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知道白求恩,都把我当成白求恩的亲人。”

     白求恩的影响力,在中加建交和中加关系发展中更加突显。1968年4月,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决心不顾美国的反对,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他对国会议员们说:“打开中加关系这扇大门的关健人物是白求恩,他对中加关系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他要求加拿大历史委员会重新评价白求恩的历史地位,他要求加政府买下白求恩故居,并在那里建立纪念馆。总之,一切有关白求恩的历史都应该恢复。2018年6月,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加廉和武官高飞代表加国政府向解放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赠送的铭牌上写道:“白求恩在西班牙和中国期间,胸怀共产主义理想,为两国军民服务,成为两国人民崇敬的英雄和友谊象征。”

不论中加政治形势如何变化,围绕纪念白求恩的民间外交和文化合作从来没有停止。我们有理由相信,以白求恩为纽带的中加友谊,一定会继续发展和深化。

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战地医生。

白求恩一生五度从军,在加拿大海陆空三军都任过职,在西班牙被政府军任命为少校军医,在中国被毛泽东批准为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他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奔走在东西方两大战场。他多次负伤,他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从未畏惧过死亡。美国记者威廉姆在西班牙写道:“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的远征,都是由军事家、政治家、冒险家率领完成的。只有一次最崇高、最人道的远征,是由一名医生率领完成的,他就是白求恩。”

白求恩是当时北美最著名的胸外科专家,是北美外科学会五大理事之一。他创立的著名的战地救护三原则(靠近战场、尽早救护、尽快手术),至今被奉为战地救护的“圣经”。他留给我们的文稿近40万字。

白求恩是人类医学史上一位有着深刻洞察力的医学大家。他的医学人文思想愽大精深,他对医学使命、生命意义的阐述,他对医疗制度改革和医学技术进步作用的分析,他对医师职业理想、职业操守和职业修养的研究,他对医患关系、医医关系、医护关系和医学与社会关系的阐述,他对医者应当具有的科学精神、人道精神、人文精神、国际精神的见解,使后来的医者终身受益。

一位倍受争议的历史人物。

在西方世界,白求恩的一生毁誉参半。争议主要集中在三个问题上:一是关于医疗社会化的思想。在西方社会的从医经历,使白求恩发现了当时资本主义医疗制度带来的尖锐矛盾,那就是“科技有余而健康不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西方社会,一方面有充足的医疗资源,另一方面却有一半以上的穷人看不起病。白求恩深入研究这一现象,并通过访问苏联找到了解决的方向和方法。他说:“莫斯科市民的健康状况要比伦敦贫民

窟的工人健康状况好得多。在这里我看到了解决这一矛盾盼望已久的东西,那就是医疗社会化。”“医疗应该成为像军队、邮局、法院那样的公共部门。医疗支出应由税收和公共基金解决,医生的工资和养老金由国家支付,医院由医生实行民主管理。”80多年前白求恩提出的这一思想,现在看来仍颇具远见!但当时,他却得罪了所有私人诊所和医生。白求恩说:“那个时候,我几乎成为所有同行的敌人”。

二是他的无神论信仰。白求恩出生于牧师之家,自幼受到基督教的熏陶。上大学后,他接受了达尔文进化论,后来又受到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而放弃宗教信仰。但在当时,摒弃天主教、基督教信仰被视为大逆不道。白求恩决定组织医疗队奔赴马德里而引起教会不满。教会甚至因此下令,任何教会医院都不得聘用白求恩。

三是他加入共产党的行为。白求恩是1935年10月加入加拿大共产党的。当时,加拿大共产党处境艰难,入党可能意味着失业、颠沛流离甚至入狱。加共领袖希望他保守这个秘密,但白求恩在一次演讲中坦然公开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这给他带来极大困扰。今天解密的档案披露,白求恩因此经常被加拿大骑警监视、被线人盯稍。白求恩的侄女回忆说:“他的共产党员身份让我们一家人陷入恐慌,有关他的很多东西,特别是与共产党有关的书信都被我们烧掉了。”

一位需要重新认识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

我们这一代人对白求恩的了解,主要通过毛泽东同志的《纪念白求恩》和部分亲历者的回忆。西方人则主要是通过加拿大作家写的《手术刀就是武器》了解白求恩,而这本书又是依据中国作家周而复的小说《白求恩大夫》完成的。中加建交后,随着大批档案解密,特别是对白求恩文稿的翻译与整理,以及新的史料的陆续发现,有关白求恩的历史之谜不断解开,这对于我们重新认识这位国际主义战士提供了巨大帮助。

我们了解了白求恩与共产国际的关系。我们解开了白求恩为什么离开西班牙,且最终也未能重返西班牙战场的谜。我们发现原来白求恩和包括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李富春、林伯渠等在内的十几位中国共产党领袖和很多将领有着深入交往。我们知道了白求恩也非完人,他在中国也有过苦恼、孤独、失望、愤怒、后悔和自责。曾经给白求恩巨大帮助的新西兰传教士医生凯瑟琳·霍尔曾回忆说:“ 每次手术后,他总是那么疲惫,

我们有《圣经》来支撑精神,而他却没有。”“我是外科医生,活着就要救冶伤员,没有手怎么行呢?”让我们理解了白求恩在手指被感染病重时为什么不做截指或截肢手术,那样他就可以活下去,并继续为战场上的伤员服务。

如何更好地理解并学习白求恩精神?

无私利人,是白求恩精神的核心与实质。在《纪念白求恩》这一著名篇章中,毛泽东同志把白求恩精神概括为支援被压迫民族解放的国际主义精神,无私利人的共产主义精神,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和救死扶伤的人道精神。其中最核心最本质的,是无私利人的奉献精神。毛泽东同志评价他:“毫无利已的动机”“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精神”。

无私利人精神并不否认个人利益

无私利人精神是倡导把国家、民族、人民、人类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二位,并愿意牺牲个人利益的英雄行为。毛泽东同志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视为党的宗旨,但从不否认共产党员、党所领导的军人、干部等应当享有合理的个人利益。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一般情况下,具有无私利人精神和行为的人是少数。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成为引领社会进步的旗帜。毛泽东同志希望中国出现更多的“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不怕流血的人”。我们无法要求所有人都达到白求恩的境界,但是我们必须倡导和学习这样的伟大精神,对英雄敬仰、向往、学习。

当代中国的“现代白求恩”

在特定条件下,无私利人精神具有一定普遍性。自古以来,医生就是一个利他救人的职业,在公共卫生事件暴发时,人们越发看到闪烁在医师身上的人道光芒。

50多年前,当亚非拉人民缺医少药时,2.6万名中国的医务工作者服务受援国人民,多人埋骨他乡。10多年前,当非典横行时,1000多名中国军医奔赴小汤山舍已救人。两年前,当埃博拉疫情暴发,1400名中国医生奋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不畏艰苦、救死扶伤。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5万多名白衣战士驰援湖北,64人英勇献身。特殊时刻,他们甘于奉献而鲜有退缩,他们勇于牺牲而鲜有逃兵,这就是无私利人伟大精神在医界的生动体现。

不断涌现的白求恩学子、白求恩传承人,让我们看到,白求恩无私利人伟大精神之火仍在燃烧。我们也更加坚信,白求恩精神的火种,一定会在新时代绽放更加绚丽的光芒。

上一篇: 莫教冰鉴负初心
下一篇: 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宣传暨开展征订2022年度《社区天地》的通知